香港赛马会证劵公司六合彩资料:香港赛马会白姐杀六肖

香港赛马会白姐杀六肖 www.pulxt.com 當前位置:香港赛马会白姐杀六肖 > 畢業論文 > 政治 > 馬克思主義 > >

淺析馬克思主義史學對法國年鑒學派的影響

來源:香港赛马会白姐杀六肖 www.pulxt.com | 作者:王華東 | 本文已影響 人

論文關鍵詞:馬克思主義史學 法國年鑒學派 影響 
    論文摘要:馬克思主義史學作為一種研究方法和手段對西方其它史學流派產生了廣泛而深刻的影響。法國年鑒學派在西方新史學的興起和發展中影響最大、成就最顯著,我們從該學派主要代表人物的一些言論、著述和實際行動等方面來佐證馬克思主義史學對法國年鑒學派的影響。 
    19世紀40年代,馬克思和恩格斯創立了唯物史觀,自此,經典的馬克思主義史學也同步產生。馬克思主義史學的核心是歷史唯物主義,歷史唯物主義既是歷史哲學又是方法論。馬克思主義史學自問世以來,對西方資產階級傳統史學產生了巨大的挑戰。在西方新史學迅猛發展的同時,馬克思主義作為哲學和總的觀念,在轉變史學研究方向、注重社會經濟背景、強調人民群眾的歷史作用、階級分析和史學理論等五個方面對史學家的思想和研究產生了影響。英國史學家巴勒克拉夫認為:"1917年以后,馬克思主義成為歷史思想中的重要成分”。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影響得以擴大,主要是由以蘇聯為代表的眾多社會主義國家的建立、西方馬克思主義流派的繁盛、蘭克學派的?;?,以及1929年世界性的經濟?;な盜寺砜慫賈饕迥承┞鄱系惱沸緣鵲紉蛩氐賈碌?。尤其是西方非馬克思主義史學家對待馬克思主義的態度由敵視到寬容再到互相對話、相互借鑒的巨大轉變,顯示出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強大生命力,及其對西方其它史學流派的發展產生了很深刻影響。 
    在西方傳統史學的衰落、新史學的興起和發展中,影響最大、成就最顯著的當推法國年鑒學派。法國年鑒學派創立于二戰前,二戰后法國年鑒學派有了長足的發展。它的創始人費弗爾(Lucien Febver,1876-1956)和布洛克(Marc Bloch,1886-1944)為法國的新史學奠定了基礎,其第二代的代表人物布羅代爾(Fernand Braude1,1902-1985)在50-60年代不僅牢牢確立了新史學在法國史壇的主導地位,而且使年鑒學派的影響越出法國國界。法國年鑒學派的特點是擴大史學的研究領域,借助、綜合其他社會和人文學科的理論及方法對歷史作總體性研究。其第三代核心人物勒高夫指出:“年鑒派”之所以能根本改變歷史學,靠的是三個基本思想的結合:(1)對歷史學家、歷史文獻和歷史事實之間關系的批判;(2)建立總體史的意圖,這種總體史應包含人類社會活動的一切方面;(3)史學和社會科學的跨學科研究實踐,而且從事紀事、分析持續性和變化的歷史學在這些跨學科研究中應保持主導地位。”而馬克思主義史學產生于19世紀40年代,比年鑒學派的創立早了半個多世紀。年鑒學派的這些思想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影響。 
    首先,從年鑒學派的一些言論上,我們可以看出馬克思主義史學對該學派的影響。法國年鑒學派屬于非馬克思主義史學流派,但他們的一些主要代表人物從不諱言從馬克思主義那里所受到的巨大影響,就連觀點偏右并反對馬克思主義的年鑒學派著名史學家拉杜里也不否認:“馬克思主義(當然不是教條的馬克思主義)也對年鑒派起了積極的影響,特別是1950年到1970年這個階段。法國年鑒學派一些主要代表人物的許多言論也表明他們服膺于馬克思及馬克思主義的史學研究方法,用年鑒學派創始人之一呂西安費弗爾的話來說,“馬克思表達得那樣完美的許多思想早已成為我們這一代精神寶庫的共同儲備的一部分了。該學派第二代大師費爾南布羅代爾更深人的研讀過馬克思的原著,他確認正是馬克思首先從長時段出發,構建了真正的社會模式,這是他本人從中獲益的一種最經久的成果。布羅代爾認為,馬克思主義理論對當代史學研究的滲透和影響是多方面和顯著的,它使人們拋棄傳統觀點而提出新理論。他承認,他之所以偏重于研究經濟和人們的物質生活,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影響。他說:“馬克思的天才,馬克思的影響經久不衰的秘密,正是它首先從歷史長時段出發,制造了真正的社會模式。”在年鑒學派第三代核心人物之一雅克勒高夫看來,“在很多方面(如在帶著問題去研究歷史、跨學科研究、長時段相整體觀察等方面),馬克思是新史學的大師之一。馬克思和馬克;主義的歷史分期學說(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董在形式上不為新史學所接受,但它仍是一種長時段的理論。即使關于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筑的概念不能說明歷史現實不同層次間的復雜關系,但這里畢竟揭示了代表新史學一個基本傾向的結構概念,把群眾在歷史上的作用放在首位,這與新史學重視研究生活與一定社會的普通人也不謀而合。但是馬克思主義把經濟因素當作解釋歷史的首要因素,把心態列人上層建筑的范疇,并將歷史看作是按照單純模式直線發展的;而新史學則認為心態雖然不是歷史因果關系中的一個主要因素,但在新史學中占有較重要的地位.新史學強調歷史經驗的差異性和歷史研究途徑的多重性,所有這些問題都表明,新史學可能被正統馬克思主義認為是對自己的一種挑戰。勒高夫的上述言論,說明了馬克思主義史學對年鑒學派的多方面的直接影響,也表明了當代西方史學(特別是年鑒派史學)中許多有價值的思想成果是得益于(或借鑒于)并落后于馬克思主義的。由此可見,馬克思主義史學對法國年鑒派的影響主要表現在馬克思主義作為人類文化寶庫中的遺產對法國年鑒學派普遍產生了影響,馬克思主義已經成為他們思維方法的一部分。 

  其次,從年鑒學派主要代表人物的一些著述上,我們也可以看出馬克思主義史學對該學派的影響。馬克思主義史學既反映又促進了歷史學研究方向的轉變,從描述孤立的—主要是政治的—事件轉向對社會和經濟的復雜而長期過程的研究。年鑒學派第二代領導人布羅代爾的名著《15一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1980)充分體現了該學派的風格?!?5 - 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對課題的分析借助了包括統計學、人類學、生態學、氣象學、人口學在內的多學科研究成果,揭示出從封建社會向資本主義過渡階段上述三種不同時段因素之間的相互作用。該書不僅成功地運用了歷史時段理論,也顯示出史學在包括自然科學在內的跨學科研究中的強大綜合能力和發展潛力。 
    繼布羅代爾之后年鑒學派的第三代領導人勒高夫、拉杜里等人繼續接受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影響,拉杜里的《蒙塔尤:1294一1324年奧克西塔尼的一個山村》(1975)就是一個典型。作者在很小的時空范圍內(一個有200多人的山村,在30年間的生活),運用人類學、社會學等理論和心態分析、計量方法,熟練地運用大量史料如帳本、信件、日記、商業單據、契約、法庭訴訟記錄、遺囑、教堂婚姻人口登記等,栩栩如生地再現了這個法國中世紀小山村的生活情景。讀者不僅了解到鄉村的地理環境、動植物、教堂、村民的窩棚和牲口圈等鄉村物質環境,也了解了村民們對于生死、家庭、兒童、愛情、性、宗教、財富、鄰里關系等情感和心態,以及各種社會關系。該書以微觀描述透視出宏觀問題,也代表著年鑒學派史學從物質世界或有形世界向人的精神或內心世界—心態史領域的擴展。年鑒學派第二代領導人布羅代爾的又一名著《地中海與胖力二世時期的地中海世界》(1949),將地中海的地理環境包括氣候、交通和城市位置,同該地區的經濟狀況如物價、人口、商業、財政等,與土耳其和西班牙的爭霸過程有機地結合起來。這樣,傳統的政治史就被置于一個更為廣闊的視野中分析。影響爭霸結果的有三種屬于不同歷史時間的因素,即長時段的地理因素、中時段的社會和經濟周期因素以及短時段的政治事件因素,屬于長、中時段的因素雖然變化緩慢,但從長期看仍對政治結局產生重要甚至是決定性的影響,史學因此有了層次和立體感。 
    另外,在行為上看,我們不難發現馬克思主義史學對法國年鑒學派的影響。馬克思主義史學是經驗實證與理論思維相結合的范例。一方面,任何嚴肅的學術研究都要實事求是,盡可能詳盡的占有材料。如恩格斯所言:“不論在自然科學或在歷史科學的領域中,都必須從既有的事實出發”,另一方面,詳細占有資料的目的不僅是為了說清楚事實,更重要的是要從這些紛繁復雜的歷史表象中引發出科學的結論。“歸根到底,就是要發現那些作為支配規律在人類社會的歷史上為自己開辟道路的一般運動規律。”法國年鑒學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布洛克、費弗爾、布羅代爾等人都是一些非常正直和具有進步傾向的學者。他們都曾經投筆從戎,親自參加反法西斯主義的正義戰爭。在研究過程中,他們也非常重視經驗實證與理論思維相結合,盡可能詳盡的占有資料。比如,他們在對一個社會、一個時代、甚至一個重大歷史事件的研究時,不只局限于研究當時社會精英的看法,而且更加關注當時普通民眾的心態和想法。極大地擴大史料面,把一切日常生活中的遺存物都盡量用來作為史料。總之,“凡是人所有的、依賴于人的,為人服務的、標志人的存在、活動和生活方式的東西,(費弗爾語)都作為史料來研究。 


分享到: 更多

隨機閱讀TODAY'S FOCUS